当前位置: 首页 > 外贸电商

亚马逊产品排名:在亚马逊自助出书

2020-01-26 05:06:43 作者:跨境小编

在亚马逊自助出书

你知道亚马逊会员日(Prime Day),占据作者排行榜首位的是谁吗?在这份榜单里,史蒂芬·金排名第十,这些数据来自亚马逊推出的 Amazon Charts,用来衡量亚马逊(.com)上个人图书的销量,不过公司没有披露数据统计的指标,事实上排名第一的是一位39岁的以色列计算机工程师,有越来越多的写作者意识到在亚马逊平台自助出版其实是一件收益颇丰的事,虽然他可能不像传统出版社包装的大作家那样广为人知,书的销售形式也仅限于电子书,但是他足以依靠写作过上令人羡慕的生活。销量就足以让他辞掉工作,现在他赚的钱比他当电脑工程师的时候多,在 Omer 的第一套系列书成功以后。该书也在亚马逊的 First Reads 上推出(First Reads 是亚马逊新推出的订阅服务,订阅者可以在书正式出版之前就能下载阅读,)目前 Omer 通过亚马逊已经销售了超过10,在 Kindle Unlimited 里他的书也被借阅了超过10,Kindle Unlimited是为 kindle 用户打造的订阅服务,读者每月支付9.99美元(国内每月12元。就可以借阅亚马逊超过100万本书籍,这对传统出版业构成了威胁。传统出版业一直处于自由落体的状态,由一个自称 Data Guy 的匿名营销分析专家制作的网站。显示在美国自助出版的付费电子书的份额从2017年第二季度的44.7%增加到2018年第二季度的46.4%,而传统出版的付费电子书的份额从45.5%降至43.2%,亚马逊的核心策略就是 Kindle Unlimited,作者可以选择加入 KDP Select(亚马逊的自助出版平台,就可以自动把书放入Kindle Unlimited的阅读平台:亚马逊基于订阅者每月阅读该作者多少页数的书,但是阅读量最高的作家每月收入可以达到2.5万美元,去年亚马逊总共向作家支付了逾2.2亿美元,即使作家不考虑参与KDP Select。通过KDP在亚马逊上自助出版图书。在定价2.99-9.99美元的书中能获得70%的版税,价格在这个区间之外的版税是35%,Kindle Unlimited 和亚马逊的另一个全网订阅服务 Prime 的订阅模式其实是一样的,用户认为他们买东西不再需要付运费了。其实他们按月/年支付了这笔费用,Kindle Unlimited 的订阅者可以免费阅读范围内的书,这对于那些初出茅庐的作者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读者可能不会直接付费购买不知名作者的书。亚马逊要求享有参与KDP Select作者的独家经营权。这意味着他们只能在Kindle商店销售图书。而不能在其他任何数字书店销售,甚至也不能发布在个人网站上,也意味着那些写的页数多的作者(即使写得不是很好)。

中国人不爱读书,却爱买Kindle,他们全被亚马逊套路了

中国是人均读书最少的国家,传言可能是真的。中国综合社会调查(CGSS)一项数据显示,一本书也没读过(包括纸质书和电子书)。有一个报导便显得十分有趣——2017年中国蝉联亚马逊全球Kindle设备销售第一大市场。Kindle只用了不到四年,中国人终究还是被亚马逊套路了。1乔布斯看不上的Kindle,风头稳压iPhone现在中国市面上的电子书阅读器,还有掌阅的iReader、当当的Light阅读器、京东的JDRead Venus、腾讯的QQ阅读器等等。掌阅ireader阅读器这些跟在亚马逊后面做阅读器的,但加起来都不是亚马逊的对手。人们跳过众多国货而选择Kindle,因为亚马逊把电子阅读和Kindle划上了等号。在亚马逊的一次高管会议上,贝索斯宣布将自主开发电子书阅读器。还是个卖实体书的电商,没有任何硬件研发经验,卖电子书就是革自己的命。此前索尼、谷歌都做了电子书阅读器,索尼第二代电子阅读器PRS500,2006但贝索斯坚持。一方面他认定了数字阅读的趋势,另一方面他受《创新者的窘境》一书启发极大,大公司的失败是因为他们不愿意接受大有前途的新市场——新市场可能会破坏他们的传统业务,而无法满足他们短期增长的需求。贝索斯任命当时负责亚马逊纸质书业务的高管去负责电子阅读器,你的工作就是干掉自己的生意,让所有卖纸书的人都失业“在iPhone发布的十个月后”Kindle面世。iPhone的反对者,比如有当时的微软CEO鲍尔默,这世界上就没有这种跨界的产品,因为这样的组合根本比不上分开来用的舒服:Kindle的反对者中“Kindle不过是。只有一个功能的电子产品”也会看走眼,第一代iPhone销量的确不佳“但在次年苹果推出App Store后”iPhone销量便大幅上涨。服务收入已经成为苹果增长的关键领域,第一代Kindle则风光无限,一直缺货到来年4月,Kindle的成功,亚马逊上的电子书比谁都多,Kindle商店上线首日。就准备好了8.8万部电子书,其书库甚至三四倍于索尼等同行,所以Kindle的拥趸,其实拥护的不是Kindle:而是Kindle商店。亚马逊做电子书有先天优势,因而和出版商谈判时。亚马逊甚至威胁出版商,如果不电子化足够多的书籍。那么他们就会丧失在亚马逊搜索结果中的优先位置,并无法被推荐给用户,因为贝索斯明白,Kindle不是一款装置,Kindle的服务,也不止于提供足够多的电子书。还包括电子书包月,在国内还有针对网文爱好者的定制版Kindle等等,这些推陈出新、不断优化的服务“让某些不怎么读书的人也忍不住入手。端)上估计有5亿多美元的损失,但在电子书、音乐、电影/电视节目、广告和应用程序(后端)上赚取了20多亿美元的利润。这个策略,其实并不新鲜。超市常有针对某种产品的打折促销,不一定是不好卖了,而是希望你走进超市,然后吸引你买其他商品。但又有点不同。即使垄断了市场,亚马逊也很少提价,Kindle与电子书如此,其他业务也不例外。布斯德·斯通的《一网打尽》描述道:亚马逊的云服务在长期没有竞争对手的情况下,主动降价了51次。其实亚马逊在推出每项产品或服务前,都有三个角度去评价,以Kindle为例:Kindle中国电子书店的书籍总量近70万册。亚马逊电子书比实体书便宜很多,而很多版权过期的书则完全免费。Kindle比书携带方便;就能随时随地购买电子书。是亚马逊早早就确定下的根基。零售业瞬息万变,但贝索斯认为,必须坚持这三点一百年不动摇。贝索斯给了解释:我常被问一个问题“‘在接下来的10年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但我很少被问到‘在接下来的10年里?’我认为第二个问题比第一个问题重要?因为你需要将你的战略建立在不变的事物上,我们知道消费者会想要更低价格的产品。更快的物流”更多的选择“很难想像,会有顾客在10年后跑来和我说,‘我喜欢亚马逊。但你们的价格能不能贵一点,或者到货时间再慢一点:所以一直到今天,无限选择(选品)、最低价格、快速配送(便利)。亚马逊还在干这三件事”贝索斯用一张餐巾纸勾勒出Amazon的战略这三点体现的,是客户体验,亚马逊的业务纷繁复杂。而贝索斯应对之道,就是主抓客户体验。技术发展很快,很多公司消失了,因为我们始终低着头专注于客户“我们做的所有事情就是不断地改进客户体验,亚马逊的管理层设定了452个详细的目标,有360个对客户体验有直接影响,净收入,毛利润或毛利率”等术语一次都没出现,所以要盯紧不变的东西”那就是客户需求和体验——顾客永远都希望更低的价格“更多的商品”更大的便利。亚马逊亏损了20年紧盯着客户体验的贝索斯,不是没有失手过,这部手机只出了一代就自动终结,他也搞不定中国市场,亚马逊和其他国外互联网巨头一样,进入中国14年。市场份额跌至0.6%。因为效益太差,亚马逊中国去年干脆取消了年会,Kindle也没能革纸质书的命。纸质书销量稳步上升,反倒是电子书销量在下降,贝索斯这样评价,失败不是可选项。而是创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经营企业,不能光有冒险的勇气:更关键要有冒险的信心“贝索斯能说服股东陪着亚马逊亏损20年,最关键的就是找到你一开始做这件事情的最初目的。然后根据这个目的去工作,亚马逊整体公司策略即“我要做全世界最以客户为中心的公司”所以我要重视客户体验。所以我得坚持无限选择、最低价格、快速配送这三点“所以我得去做Prime、FBA、仓储货运、AWS云等项目”具体到产品策划上,思路也差不多,先搞清客户要什么。再进行逆向操作:和以往的游戏规则全然不同,你得注重利润。